他在咖啡馆里工作,每天的生活都很简单,看似无望。桌子脏了,第一时间去擦;客人来了,第一时间去点单,第一句话总是问想要喝什么;有人吃完了一餐,他就跑…

十月感恩香积寺,殿前打坐悟今生,古塔千年知风雨,塔内犹闻诵经声。僧为救世苦修行,大慈大悲渡众生。今日高僧何处去,汊城湖上闻经声。

他在咖啡馆里工作,每天的生活都很简单,看似无望。桌子脏了,第一时间去擦;客人来了,第一时间去点单,第一句话总是问想要喝什么;有人吃完了一餐,他就跑过去拿走餐盘换下一餐;客人要埋单,就递过去埋单的单子。

和这个世界所有的服务生一样,生活是重复的。连在咖啡机器里面热牛奶,那蒸气向上发出怪兽一般的声响,都不能让思绪飞扬。一切都是重复的,以至于没有新鲜感。

他来自南美,18岁那年,他千里迢迢飞来巴塞罗那,想要追寻欧洲梦。虽然和所有南美人一样,即使语言相通,在这片土地上,他们仍然从事着低端的工作。

客人要埋单,汊城湖上闻经声。有个女孩,每天都会来。

第一次来,她只点了早餐,能够吃到别人吃完了中饭吃完了晚餐,她还是能剩一片土司在那里。她的茶,冲了很多次,结果都淡了。她只有一本书、一支笔,还有几张纸。看起来很穷,但她还是给自己的生活一些好看的样子,比如在纸上画一些图案。她读书的时候,好像钻进了另一个世界,表情总在变。

他忙碌地擦着桌子。咖啡店离巴塞罗那的领事馆区很近,中国客人很多,也常来日本人,不过她应该是中国人。

这时候进来了一个抱着小孩的中国女人,要他去热牛奶,这个女人光顾着小孩,自己就点了一杯水。临走前,女人心疼水钱,把水都喝掉了。他摇了摇头,中国人真是神秘。

收走了水杯,他看了一眼这个女孩,她面前所有的纸张已经写满了,脸上有一种满意的神情,好似一件事情总算有了突破。她朝他示意埋单,付了钱,没有留下小费。不过在这个时代,大家都不留小费了,这家咖啡店的东西本来就是稍贵的。而且,中国人没有这个习惯的。他擦了擦桌子,再见了,莫名其妙写字的女孩。

第二次来,她带上了电脑,他很快认出她来,她的眼睛里面写满了故事和风景。

这一回她来这里吃午餐,咖啡厅里面空调开得很足,她吸了吸鼻子。他走过去问她喝什么,她问:“饮料包括吗?一杯茶就可以了。”她点了能吃饱的东西:意大利面。真是个实在的人,他心里默默想着,但是表面上还是不作声。对他来说,日子太无聊,只能在心里说话。

她突然问:“这里能够充电吗?我的电脑……”他听了这有些别扭的西班牙语,还是懂了,掩盖住情绪,冷冷回答:“不能。”其实她早就看到,一旁有一个插座,是工作人员给手机充电的地方。她说了声“谢谢”,还是打开电脑,兴奋地敲打。发表后,认真看评论,思量了很久。然后,又开始打字。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